原创“我们二婚十年了,必须在房产证上加我名字”“嫂子,别做梦了”

原标题:我们二婚十年了,必须在房产证上加我名字嫂子,别做梦了

恋爱需要情投意合,婚姻需要爱情的成熟,恋爱更看重双方的情感,而婚姻则各方面都要兼顾,又不同的是,恋爱不会将就,婚姻不能将就。

恋爱使人激情、热血,婚姻使人安心、幸福,二者结合才是家的感觉,夫妻之间的同心戮力是最有力的支柱,互相信任就是最好的家庭基石。

任用人才有句话叫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婚姻也是如此,既然都已经结婚了,就必须无条件地信任对方,各自防备的婚姻一定不会长久。

家住湖南衡阳的陶仁豪与妻子雷梦芬结婚已有十年,三十二岁才结婚的他并没有嫌弃雷梦芬这个单亲妈妈,反而是对之言听计从很是恩爱。

可最近一年多来,陶仁豪屡次与妻子发生矛盾,二人吵得不可开交,八个月前,雷梦芬与陶仁豪发生矛盾后就将丈夫赶出了家门。

陶仁豪已经在外居住了八个月,有家不能回的他只得在外租房子住,倒也不是他被关在外面,他手里握着钥匙却不敢打开自己家的大门。

陶仁豪说,妻子与自己闹矛盾的主要原因就是一套房产的归属问题,这套房产是婚前弟弟买来给自己住的,他出于防备就一直没告诉雷梦芬。

直到后来雷梦芬知晓了这套房产的存在,于是想要在房产证上写上自己的名字,陶仁豪不肯,于是夫妻俩就矛盾频发,为这事儿吵了不少次。

夫妻之间最重要的品质之一就是相互信任,没有给予足够的信任也就不会有足够的安全感。陶仁豪瞒着妻子本就不该,这就像是定时炸弹一样。

而雷梦芬的目的性也比较强,一来就想添上自己的名字,可这其中的缘由似乎并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这还需要从这套房产的归属说起。

陶仁豪有个弟弟名叫陶冶,陶仁豪从小就对弟弟特别好,生活上事业上都是各种帮扶,弟弟就购置了一套房产无偿给哥哥居住。

陶冶当初购买房产时根本就没想过房产归属问题,直到哥哥娶了大嫂。

其实,带着半岁女儿嫁入陶家的雷梦芬,从一开始就没有得到他们的信任。

陶仁豪想着瞒着这套房产的事情,因为他与妻子结婚十来年都不曾有共同的孩子,他担心妻子添上名字后房产就成了夫妻共同财产。

陶冶更是这么想,他觉得大嫂并不是真的爱哥哥,也对她特别有防备心,后来他还专门去雷梦芬的娘家说明了这套房产无论怎样都不可能给她。

而雷梦芬说,她并不是贪图这份财产,她是想将孩子转到离家近的幼儿园上学,可转户籍需要拥有不动产,所以她才想添上自己的名字。

其实陶仁豪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对妻子有了防备心,特别是从她开始想让陶冶将房产过户到他俩名下之后,他就更觉得雷梦芬是另有所图。

陶仁豪如此地防备,加上弟弟陶冶也是这样,怎能让雷梦芬不伤心,她越来越觉得自己像个外人,没有安全感,于是与陶仁豪渐行渐远。

陶仁豪反而觉得自己对妻子和继女已经尽心尽力,他对她们的付出很大,对于继女雷蕾更是不曾亏待,他觉得自己帮雷梦芬养孩子就已经很好了。

而雷梦芬生气的症结同时也在这其中,她总听丈夫说他是帮老婆养女儿,这种排外的话让她很不舒服,已经十来岁的雷蕾跟陶仁豪的关系也很冷漠。

后来,陶仁豪又无意间听到了雷梦芬在电话里跟另外一个男人关系密切,此人曾不止一次地说要帮雷梦芬出头,这让陶仁豪的戒备心又多了一层。

然而,雷梦芬说他本来就是自己的堂哥,仅此而已,反倒是陶仁豪疑神疑鬼不信任自己,而陶仁豪生性不善言辞,又有些自卑,双方没能好好沟通。

为此陶仁豪专门接受了心理咨询师的调解,在心理咨询师的分析下,陶仁豪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雷梦芬也开始答应陶仁豪先住回家中,双方再进一步沟通。

婚姻不能儿戏,而陶仁豪三十二岁方才结婚,这本就有些仓促,雷梦芬亦是如此,双方虽然有一定的感情,但却很容易被各种琐事冲淡。

陶仁豪隐瞒房产的存在,表现出来的防备心就是婚姻中的一根钢针,使得对方无法融入这个家庭,更无心经营这段来之不易的婚姻。

一开始雷梦芬就带着半岁的女儿,陶仁豪既然接纳了雷梦芬,就应该接纳她的亲生女儿,帮她养女儿这种心理是万万不可取的。

虽然双方隔阂颇深,但这段婚姻还没有走上绝路,双方都有的余地去相处下去,希望陶仁豪能自信一些,主动与妻子经营好这段婚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站部分信息转自互联网,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