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减”周年深观察|校外培训转入地下,该如何监管?

原标题:双减周年深观察|校外培训转入地下,该如何监管?

双减一周年,教培市场上有人选择离场,有人继续扎根教育,集体进入二次创业阶段。毫无疑问,随着双减政策的出台,校外培训行业无序发展的乱象得到了全面规范。

然而由于教育考试制度具有较强的筛选功能,中小学生的课外补习需求将持续存在。

高达87%的受访家长表示不会因为双减政策而放弃子女的校外学科培训;有37%的家长愿意接受一对一(或小班化)家教作为原校外培训班的替代形式……日前,华南师范大学基础教育治理与创新研究中心的专家学者就调研发现,课外补习市场正悄然发生着一个变化:相关学科辅导业务逐步从培训机构转移到私人家教。由于私人家教活动隐蔽性强,市场化程度高,监管难度大,存在着无序发展的风险,或将影响双减政策的实效性。

调查

87%受访家长表示不会放弃子女的校外学科培训

日前,华南师范大学基础教育治理与创新研究中心通过问卷调查和访谈进行实证调研。

华南师范大学基础教育治理与创新研究中心主任胡劲松。

通过问卷调查,对广州、深圳、南昌、佛山等四地共计2391名相关人员进行调研,其中包括:1921名家长、233名培训机构教师、237名大学生家教;通过半结构式访谈,对广州和南昌两地共计30名相关人员进行调研,其中包括:14名家长、8名培训机构教师、8名大学生家教。基于实证研究,对双减政策背景下私人家教的发展态势及无序风险进行了研判。

据调研,由于教育考试制度具有较强的筛选功能,特别是高考和中考承担着较重的选拔与分流功能,使得中小学生的课外补习需求将会长期存在。尽管教育考试中的标准化设计虽能够有效保障最终考试环节的公平性,却难以杜绝中小学校及学生在应考过程中的开小灶行为。在升学名额有限的情况下,升入理想学校的分数线将随着学生整体应试能力的提升而水涨船高。

因此,对于考生而言,即便其具备较强的应试能力,其在应试中所带来的竞争力也并不绝对,因为最终的录取结果取决于一同竞争的其他考生的实力。随着双减下校外学科培训的式微,大量家长开始为子女寻求替代性补习渠道。

荔湾成立校外培训机构社会督导队,覆盖22条街道,每月巡查。

调研显示,高达87%的受访家长表示不会因为双减政策而放弃子女的校外学科培训;同时,有37%的家长愿意接受一对一(或小班化)家教作为原校外培训班的替代形式。在双减后的暑假,大学生家教的需求量(特别是在小学阶段的需求量)相比往年有了显著提高,多数从业人员的业务量比去年同期增长了50%-100%。

此外,有43%的受访培训机构教师表示转入(或暂时转入)私人家教行业是其未来再就业的可能选项。若通盘考虑家长对于课外补习的持续热情,以及近来快速增长的私人家教业务量,加之校外培训机构转型背景下从业人员涌入家教市场的潜在趋势,不难预测,短时间内私人家教市场的规模将会持续增长。

调查

在聘请学科家教的家庭中,三成聘请2科及以上家教

华南师范大学调研组指出,私人家教的无序发展风险并非由双减政策本身所造成,因为双减的目的正是规范校外培训行业有序发展。然而由于双减政策正处于落地的磨合期,加之中央和大部分地区的相应政策文本中尚未针对私人家教做出专门规定,使得部分家教从业人员和机构找到了变相违规培训的可乘之机。随着课外补习市场从培训机构转向私人家教,部分家教从业人员、家长和培训机构的共谋行为造成了家教活动的无序发展苗头。

若有关部门对于家教辅导的内容难以实现有效治理,家教活动将会演变为一种变相的应试工具。一旦部分学生开始聘请家教并取得考试成绩上的优势,就会倒逼其他同学进行效仿,而部分经济条件较好的家长能够为其子女聘请多科家教。据调研,在为子女聘请学科家教的家庭中,32%聘请了2科及以上的家教,有8%的家庭聘请家教的数量达到了3科及以上。

东莞黄江持续督导检查校外培训机构,规范办学行为。

随着私人家教活动的功利化转向,将会逐步取代校外培训机构在课外应试教育活动中的角色,导致超标超前学习。调研显示,双减后已有部分私人家教开始替代校外培训机构开展应试教育:一是进行超难度学习(占学科类家教活动的43%),即学习内容超出学校正常的授课难度,甚至是进行系统化刷题训练,这也是自去年暑假以来学科类家教中存在的普遍现象。尽管对于参与家教辅导的学生个体而言,超难度学习并非辅导中的主要内容,但这一现象的普遍化折射出不少家庭对功利应试性家教辅导的广泛需求,并可能随着内卷化应试竞争的加剧而愈演愈烈。二是进行超进度学习(占学科类家教活动的17%),即家庭教师提前为学生讲授下学期的学习内容,人为地加速其学习进度,从而在与同学的竞争中实现先发制人。三是进行超纲学习(占学科类家教活动的13%),即学习超出课纲和考纲范围的知识,从而为后续学习积累优势,这种情况通常出现在具有较好学业基础的学生身上。

在双减政策对校外培训机构的大力整顿下,部分培训机构将应试培训转入地下,使得其与私人家教行为汇流。例如,部分培训机构采取换汤不换药的策略,将语文课名改为人文素质拓展,将数学课名改为逻辑思维拓展,或是以高中课程名义招生但实际讲授初中课程内容。同时,部分培训机构开始转型拓展学科家教业务,其市场性与逐利性将会驱使家教服务带有功利应试色彩,并向着更为隐蔽的地下形式转型。

分析

私人家教的无序发展将加重家庭经济负担

在中心主任胡劲松教授看来,私人家教的无序发展将有可能加重家庭经济负担和学生学业负担,加剧教育系统内卷化、损害群体教育公平,或将消减双减政策的实效性,进一步破坏基础教育的良性生态。

记者近日从深圳市龙华区了解到,龙华云校暑你精彩特色跨域研学活动在龙华区16所义务教育阶段学校全面铺开、热闹开营。

私人家教的过度逐利将会加重家庭经济负担。作为一种课业辅导的VIP服务,私人家教的人力成本远高于培训机构的大班授课。不同的学习科目往往需要聘请多位家教老师,在本次调研对象中有近1/3的家庭便属于这种情况,因而家长需要承担更多的家教费用。

超标超前学习行为同样会加重中小学生学业负担,对学生的学业和身心发展造成一系列负面影响。例如,异化学生的学习动机,致使对所学科目的实际内容失去兴趣;加重学生的心理压力;影响学生的身体健康,过量的家教辅导会挤压学生课后的自由支配时间,影响其正常的锻炼、休息和睡眠,增加其近视率和肥胖率。

中心研究人员余晖副教授指出,功利应试辅导行为还将会加剧整个教育系统内卷化,而高额收费则将造成对寒门子弟的逆向淘汰,损害不同群体间教育公平。对于大多数农村家庭、外来务工家庭、低收入家庭和多子女家庭来说,聘请私人家教是父母难以负担的一笔费用。若私人家教的无序发展得不到有效控制,成为中小学生课外学习的新常态,则会加剧寒门学子在应试竞争中的不利处境,形成逆向淘汰,拉大教育中的贫富分化。

建议

对家教应建立分类监管机制

胡劲松教授指出,当前私人家教的无序发展苗头尚处于可控范围之内,下一步通过一系列平台、机制和标准建设,将能够实现对私人家教行为的有效规范,从而更好地达成双减的目标。

学生个体学习需求的差异性决定了家教组织形态的多样性,但不论对于何种家教从业形态,政府相关部门均应建立相应监管机制,以避免家教活动走入地下和走向无序发展。在监管主体方面,应当由教育行政部门、市场监管部门、物价部门等多部门进行协同配合,且以教育行政部门为主。私人家教既是一类教育活动又是一类市场性活动,因此教育部门主要负责的是内容监管、人员审查、平台搭建、宣传引导和政策研拟,而市场监管部门则应配合教育部门开展家教管理信息系统建设及家教中介机构运行监管,物价部门负责确定各类家教辅导服务的指导性收费标准。

针对家教活动的不同从业形态,应建立以下分类监管机制:对于家教中介机构和志愿服务机构应进行注册监管,并建立相应的管理信息系统,以全面掌握其师资、费用及辅导内容等核心信息;对于个体家教从业人员,无论以全职或兼职从业均应进行登记备案,保障家教活动的规范开展及有效追责;对于对接家长与家教从业人员的中介性平台,如网站或微信/QQ群等虚拟网络平台,应进行有效监控。

余晖副教授进一步指出,作为直接面向未成年学生的一对一辅导活动,家教从业人员的违法犯罪记录及专业操守应当由相应主管部门进行严格把关。具体可采取登记备案形式,建立相对简化的备案流程及续认机制,向符合条件的人员发放(或续认)家教从业许可。对违法犯罪记录的审核应由公安部门或司法部门负责,若从业人员在登记备案后从事违法犯罪或严重违反社会公德的行为,应吊销其从业许可。而对专业操守记录的审核则应由教育部门负责,若从业人员在登记备案后出现违背教师专业操守的行为(如辱骂、体罚学生及违背师德师风等行为),同样应对其从业许可予以吊销。

应当注意的是,针对私人家教从业人员的登记备案应限定在对违法犯罪行为及专业操守等底线行为的把关,而无需针对其学历、资质或专业能力做出限定。作为一种非正规的教育形式,学生的个性化学习需求使得家教服务并不像学校课程教学那样具有明确客观的质量标准。同时,作为一种市场行为,家教服务的产品质量亦应当由购买服务的受众(即学生及家长)而不是政府部门或公共机构进行判断,即由市场本身的机制进行调整。

策划:尹来 游曼妮

统筹:孙小鹏

采写:南都记者 孙小鹏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站部分信息转自互联网,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