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里兰卡中国人:崩溃发生的一瞬

原标题:斯里兰卡中国人:崩溃发生的一瞬

(图片来源:东方IC)

经济观察报 记者 王雅洁斯里兰卡当地时间7月8日,距离王知行不到10公里的一处加油站,因为有人插队加油,引发了一起群体性斗殴事件,一人在事件中死亡。

一天后,当身处斯里兰卡科伦坡的王知行听说这起刚刚发生的事件时,他的车已经一个月没有加上油了。

2022年当地时间7月5日,斯里兰卡总理拉尼尔·维克勒马辛哈(RanilWickremesinghe)在国会表示,斯里兰卡已经破产,7月9日斯里兰卡首都爆发大规模游行示威,示威者先后占据总统官邸、总统办公区和总理府。

在经历了数月持续性的能源短缺、食物涨价后,这个海运便利且拥有旅游、服装加工、茶叶、宝石等多个支柱的国家正陷于混乱之中。

王知行是斯里兰卡的中国宝石商人,2015年来到斯里兰卡。由于当地严重缺电,每日例行停电8-12个小时,他的宝石开采生意已经受到了影响。

他走在科伦坡的居民区里,随处可见用柴火生火做饭的当地人,由于气荒,当地人已经很难买到生活用气做饭,只能依仗原始的森林资源。

应急与短缺

危机发生前,王知行囤了两个月的物资,大米、面饼、油,其中一些物资现在已经买不到了。

在斯里兰卡的中国超市,油盐酱醋等调味品、食品等生活必需品还未出现短缺,只是价格高了,因为运输更加麻烦了。斯里兰卡法定货币卢比在半年的时间中贬值了一倍多,这给当地人的生活造成了很大的困难。

目前最短缺的,是牛奶和面粉之类的进口商品,推算起来,这些物品的价格上涨了近10倍。截至目前,王行知就算花费高于平日10倍的价格,也难觅到一盒鲜牛奶,只有偶尔在一些超市的角落里,还能找到几袋临近保质期的奶粉。

在物资中,最为缺乏的还是成品油。

缺油的状况已经至少持续三个月有余了,这是王知行感受到的最早的危机信号,事实上,去年开始,成品油紧张的信号就开始陆续释出。

由于缺油,科伦坡当地的公共交通锐减了2/3以上,对于当地人来说,公共交通基本处于瘫痪的状态。而出租车由于加不到油,也很少上街拉客户,偶尔拉到一次客户,出租车的价格也是平日的两倍以上。

包括王知行在内的科伦坡居民,经常为了能加上一次油而昼夜排队,不眠不休,生怕错过那难得的一次加油机会。

7月8日,在距离王知行不到10公里的一处加油站,排了有近百人的加油队伍出现了骚动,原因在于经过多日的等待,终于等来了一车油,每个人都尽力往前挤,希望能率先加到油,冲突由此爆发。

斯里兰卡电力和能源部长维杰塞克拉7月3日警告,斯里兰卡的汽油库存即将见底。他表示,斯里兰卡现有1.2万多吨柴油和大约4000吨汽油库存,汽油余量不足以支撑平常一天的需求。

由于缺电,当地推行每天例行停电8-12小时,这给从事蓝宝石生意的王知行带来了难题。由于停电,宝石开采受到了影响,宝石的产出量和出口量亦随之受到影响。

在王知行看来,斯里兰卡的运气很不好,此前由于外汇的问题,陆续出现气荒和油荒,但好在该国的旅游业和其他附属产业的发展尚可说得过去,2022年初的时候,甚至一度出现向好的局面,结果俄乌冲突爆发,石油开始涨价,大部分原本来自俄罗斯和乌克兰的游客也不见了踪影,沙滩景区上全没人了,叠加疫情带来的双重影响,斯里兰卡一度陷入窘境。

持续半年的信号

中国商人李梓杰大约在半年前就已经察觉到了局势的变化,最早是卢比的大幅度贬值,3月4日之后,斯里兰卡卢比对美元汇率也从200左右的水平一路暴跌,截至7月13日已跌去82%。

紧随其后的就是通胀的危机,公开资料显示,斯里兰卡6月通胀率达到创纪录的54.6%,食品通胀率更是高达80.1%。据世界粮食计划署统计,在该国约2200万人口中,超过620万人面临食品短缺,约61%的家庭不得不减少食品消费。

李梓杰说:在这段时间,物价涨了30%、50%甚至是翻倍,自己也没做什么准备,在地中国人也不会持有太多卢比。

王知行回忆道:通过我和当地老百姓的交谈发现,平日的物价最低上涨30%,最高翻一两倍,越往后越困难,甚至很难买到进口商品,这种情况已经持续很久了。

从4月开始,中国驻斯里兰卡大使馆会多次发布信息提醒当地的中国公民注意安全防范和进行应急储备。

7月13日,斯里兰卡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

斯里兰卡的支柱性产业是旅游业,2018年接待了230万国际旅客,旅游业全年收入高达44亿美元,同比增长10.3%。除旅游业外,还对外出口茶叶、宝石、渔业产品等,但生产资料和生活必需品高度依赖进口,这使得其非常依赖外汇收入。

亚洲发展银行在2019年发布的一份名为《斯里兰卡的宏观经济挑战:双赤字记》(SriLanka’sMacroeconomicChallenges:ATaleofTwoDeficits)的报告指出,斯里兰卡是典型的双赤字经济体——财政赤字和经常项目赤字。

2019年斯里兰卡发生恐怖袭击事件,重创旅游业。随后于2020年出现的新冠肺炎疫情又再次使得当地旅游业雪上加霜。2021年斯里兰卡政府为发展绿色农业,禁止进口化肥和杀虫剂等,但农业随后又欠收,使其不得不进口粮食。2022年俄乌冲突升级又导致全球粮食和能源价格不断上涨。

当脆弱的经济结构碰上连续的国际性事件,斯里兰卡最终陷入了目前的境地。

黄金时期的中国商人

2008年底,李梓杰作为一家企业的外派员工身份来到斯里兰卡,这家企业主要负责当地的一个公路建设项目。项目完成后,李梓杰辞职,并在当地建立了一家投资咨询类公司,开始了创业之路。当时斯里兰卡机会多一点,类似我们国家的90年代,刚刚改革开放的时候,充满了梦想和激情的年代李梓杰说。

在1950年代至1970年代,斯里兰卡曾是第三世界国家中的发展典范。该国通过不结盟运动增强了在全球政治舞台的话语权,并依靠先发优势在经济发展与社会福利方面领先于大多数发展中国家。但在上世纪80年代,斯里兰卡陷入了一场持续26年的内战。

2009年,斯里兰卡结束了长达26年的内战,进入了一个经济发展的黄金时期。

在刚刚结束内战的第一年,斯里兰卡的出口就出现了快速回暖的趋势,斯里兰卡椰子发展局公开数据显示,2009年第一季度,该国食品椰干出口量比2008年同一季度增加了369.1%。

2010年和2011年,斯里兰卡的GDP增长率分别达到8%和8.2%,2014年GDP增长率也达到7.4%。

李梓杰说:时间倒退回2009年,打开电视,便是各大基建工程、各大项目开工与竣工的消息,进出口贸易得以迅速发展,民众在鼓掌,领导人在讲话中给出了无尽的希望。

2009年前后,在斯里兰卡的中国人还比较少,李梓杰时常被当作韩国人和日本人。

这种繁荣的景象持续到了2015年,李梓杰说2015年当地政府换届,很多项目都停工了,李梓杰刚刚建立的公司也曾一度陷入没有多少业务的窘境。

2019年4月21日,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等多地先后发生8次连环炸弹袭击,这起连环爆炸案给当地的旅游业带来了影响。在市场尚未恢复之时,全球又陷入了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在李梓杰看来,截至目前,疫情的影响依然是最大的。

多年过去,哪怕经历过2015年政府换届与2019年连环爆炸的冲击过后,今日再次面对斯里兰卡的巨大冲突风波,李梓杰依然心存希望。他相信,总有一天,斯里兰卡会再次回到2009年之后的经济发展黄金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站部分信息转自互联网,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